2015年1月7日

薪資、物價與自由貿易


日本的物價比台灣高?聽完留日台妹的分析,全台灣都哭了
http://ck101.com/thread-3156751-1-1.html



心得:
台灣物價高跟缺少自由貿易脫離不了關係。


台灣政府給了國內財團太多特權太多保護太多補助,搞到中小企業無法生存,大財團壟斷了各行各業,而台灣又沒有強力的工會,使得勞工只能被財團予取予求,所以導致了台灣薪水低物價高的奇怪現況。


那怎麼辦?要嘛取消各種保護和補助,使得大財團的優勢不再,讓中小企業可以競爭;要嘛大開國門讓國外的財團進來幹掉這些廢物財團;再不然就是讓工會起來幫勞工爭取權益。但是就算是扶植工會吧,也還是一種競爭,勞方和資方的競爭。


經濟學中有個基本假設,每個人都是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選擇。當然有人眼光長遠有人目光短淺,但是都是他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對自己最有利的選擇。所以財團死命掙錢,所以議員拿錢跑票,所以勞工一盤散沙,所以我在這邊發可能會被刪好友的廢文。都是因為我們目光短淺的緣故。

2014年9月10日

犁記吃餅事件之主管哪去了?

最近餿水油和犁記吃餅事件鬧很大,大家對於被逼吃餅的女員工都是萬分不捨,對於無理取鬧的天龍顧客都是口誅筆伐,但是身為前服務業店長的我,我很好奇的是,現場主管哪裡去了?怎麼會讓小員工跟客人槓上了呢?

通常我們在現場,會遇到各式各樣亂七八糟讓你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的顧客,而且還會有兩個顧客客訴同一件事情,可是改進方向卻是相反的。我就看過A顧客說工讀生喊歡迎光臨太小聲讓他感受不到被歡迎的感覺,同時間B顧客說歡迎光臨太大聲嚇到他,這種怎麼改進?阿就摸摸鼻子陪笑臉啊!反正他就只是想要秀一下存在感,讓他秀就是了。

當然在現場還有很多怪咖,什麼挺藍挺綠的顧客在店裡對嗆啊,買到過期品回來客訴的顧客因為口氣太差被另一個路過的正義使者嗆,結果一個找黑道一個找警察來店裡大亂鬥,總之我想說的是,每家門市的現場其實就是個戰場,而店主管就是戰場上的指揮官,作戰補給通訊,都是需要指揮官來處理。所以我很好奇,主管哪裡去了?

在那種場合,顧客就是要想辦法爭取最大的權益,而店主管則是要捍衛公司的權益,在當下要判斷,這個顧客可不可以溝通,怎麼做才能得到較大的利益。通常我會把人請到店長室去,因為在收銀台現場,其他顧客正看著你大鬧,人都有自尊心,如果我大鬧後卻沒拿到好處不就很丟臉?所以務必鬧得更大以求得到好處。再來,我的員工總會有兩三個衝動型的,看著奧客大鬧,總會有兩個忍不住回嘴的,這就給了奧客鬧更兇的理由,也對自己的員工造成傷害。我是個很護短的店長,罵我什麼的我都可以忍,找我的人麻煩我就不能接受了。

請到店長室去,有幾個好處,首先經過幾分鐘的散步,會讓顧客的心理狀態較為平復,會從激動狀態脫離,再來店長室對顧客來說是個陌生的地方,人在陌生的地方會保護自己,攻擊性也會再降低,第三,店長室隔絕了他和其他人,他就算大鬧也不能對其他人造成影響,他翻了我的店長室我還可以順便告他毀損,我沒在怕的啦!而且在店長室,這是我的地盤,他還不讓我為所欲為,上下其手?看過SOD怎麼抓小偷的吧!就是要請到店長室去啊!

今天這個事件,我覺得不是單方面誰的問題,真的一個巴掌拍不響,我只想知道當下的店主管在想什麼?尤其是我今天看新聞片段,店主管明明就在現場退錢啊!他幹嘛不處理,讓自己的員工頂上去啊!他是能力不足,不會處理?還是想借這個奧客,讓大家把批評的力道轉向?我不是水鏡八奇,我也不會這種八奇的思考,我只是想說,造成這個新聞的元凶,其實是這個現場主管,因為他有能力有權力有義務去處理而未處理,導致事件擴大。

恩,總覺得這篇有立異以為高的感覺。不過我沒回在八卦版,應該沒人會關注,就這樣吧。

補充:突然想到一個更有問題的傢伙,就是犁記總公司,他們怎麼會提出一個只退半價的方案呢?在這種時候,就是只能摸摸鼻子全部吞下來啊!現在是恐慌!恐慌!沒在這種時候講道理的啦!什麼這個產品沒有用香豬油,鬼才相信呢!根本就是總公司挖坑給自己員工跳啊!

2014年9月5日

馬來西亞的女孩:四葉草

好可愛的大馬女生,我覺得我又戀愛了,不過人家有男朋友了啦!


個人資料:
朱主愛(Joyce Chu )
生日:3/7/97
身高:166
體重:45
興趣:畫畫、唱歌、睡覺、吃...

看更多:朱主愛(Joyce Chu)來自馬來西亞的可愛美眉


拍謝我懶惰,改天再來寫為什麼會有這影片....orz

2014年8月29日

也來談談值星官

回應此文:
來談談「值星官」文化:為什麼臺灣的學生營隊裡存在這種軍人威權角色?


值星官文化該文對於值星官的起源觀察並沒有錯,台灣的營隊就是從救國團所延伸出來的,如果對於社服隊歷史熟悉的話,你會發覺社服的源起和作者所說的都是密絲入扣的。而且後來國服營隊都沒有值星官,印象中這個倡議者好像就是我。我想做的只是幫值星官平反幾件事情。
 
在現在的營隊中,值星官的威權成分已經越來越稀薄了,也許多少接下來的發言有些以偏概全的成分,但我一直認為,會去參與服務性營隊的人,大概是這個社會上思想比較進步的一群人。也因此在這些人的主導下,值星官身上的威權自然也越來越弱。對很多小朋友來說,值星官就是個酷酷帥帥的大哥哥(題外話:我也當過值星官喔),然後在活動與活動之間出來串場,還有帶大家前往下個目的地。

那麼在幹部群中,值星官的工作又是什麼?器材組場佈來不及,值星幫忙扛器材,生活組帳篷架不起來,值星幫忙架,有外人來搗亂,值星要出面處理,前後活動有人出槌銜接不上,中間值星官就得想辦法撐場,值星就是個萬用的機動人力,在主控分身乏術的時候,出面幫主控處理亂七八糟的小問題,讓主控可以面對其他的問題。

從值星官的工作內容來看,其實大家很容易就可以想出一堆職位來替代他,那麼為什麼值星還會存在營隊中呢?首先當然是因為值星很好用,當你面對一群暴走的小朋友時,有個扮黑臉的值星官出來吼兩句比什麼都管用(但是現在不行了),另外值星官在一群隊輔中是很顯眼的存在,首先就是他帶墨鏡,背值星,看起來就是個酷酷帥帥的大哥哥(題外話:我也當過值星官喔),而其他隊輔都是穿著千篇一律的隊服,值星官自然顯眼。第三,延續傳統的力量是很大的,即使這個傳統只剩下一個名字,還有一個無聊的破功活動。

最後回應一下那篇國外營隊那一篇吧!台灣也有類似的營隊,叫做聯誼,有人在聯誼活動中看過值星官嗎?拿那篇來攻擊台灣的營隊,簡直就是張飛戰岳飛。所有的營隊都是為了某個目的而存在的,那麼你要達成這個目的,你會需要一個接一個的活動,那麼在活動與活動之間就會需要串場連接,不管這個銜接的角色叫做值星、紀律、總召、主控、主持人,通通只是一個名詞,威不威權,是看營隊主辦人的思維,而不是這個角色。想法不改,不管值星官改叫什麼名字都還是個威權角色,想法改了,值星就只是個酷酷帥帥的大哥哥啊!(題外話:我也當過值星官喔!)

2014年6月23日

破壞帶來建設?經濟學的破窗謬論



一個小混混打破了麵包店的玻璃,沒抓到人讓小混混給跑了,看著碎成一地的玻璃,麵包店老闆難過的都快哭了出來。




路人們紛紛七嘴八舌的安慰老闆,一個看起來讀了很多書的學者排眾而出,他告訴老闆:「不要難過了,你知道其實你會創造社會源源不絕的財富嗎?」




「今天你的玻璃破掉了,你一定要拿錢去跟玻璃窗店老闆買新玻璃窗,於是玻璃店就有了新的收入可以買鞋子,鞋店老闆又拿錢去買衣服,衣服店老闆拿去買肉,肉販來跟你買麵包,你看你一塊玻璃創造了整個社會多大的財富啊!」





當大家覺得很有道理的時候,一個經濟學家站了出來,他劈頭就罵:「你亂講!」






「固然麵包店老闆去買玻璃窗會造成金錢流動,但是你們有沒有想過,原本老闆今晚要跟他老婆去吃牛排,然後牛排業者會拿這筆錢去買其他的東西,最後依然達成金錢流動的結果。


原本今天晚上麵包店老闆可以擁有一塊完好的玻璃窗和一頓美味的晚餐,現在卻只剩下一塊玻璃窗和泡麵。


可是這些事情沒有發生,所以你們也看不到。」






* * * * *






這原本就是個屁論,是個法國經濟學家所提出的,意在說明人都只看見一個行為所帶來的影響,卻對原本應發生而未發生之事視而不見。






套用到現實生活,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幾件土地徵收開發案了,原本人家住的好好的,房子沒舊也沒壞,就硬要拆掉房子蓋新的,這種行為造成了社會整體財富的減少,但是卻沒人從這角度去批評他。






破窗理論還有另一個,是從犯罪學和心理學出發的,但也是個謬論。另一個的知名度比較高,大概要歸功於政府無時無刻想擴權的心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