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3日

我們可以完全杜絕犯罪嗎?

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以嚴刑峻法來完全杜絕犯罪是不可能的行為。就以販毒來舉例好了,當今天政府嚴格取締販毒行為時,販毒的毒販人數就會減少,使得毒蟲取得毒品的的成本提高,這些毒蟲必須付出更高的代價以取得毒品,因此販毒所得的利潤便會提高,吸引新的販毒者加入。

同樣的,當政府完全不取締販毒行為,會不會整個國家都變成毒販?這個問題也是否定的,因為當越多人以販毒作為謀生方式,取得其他他服務就會變困難,使得以提供其他服務的利潤提高,當某人發現他提供服務能賺得比提供毒品更高的利潤時,他會轉向提供服務而非毒品。

我不贊成政府投入大量資源去取締販毒行為,因為這會排擠到其他需要投入資源的地方。但是我也不同意政府完全不取締販毒行為,因為這會讓毒販的人數增加,讓我取得其他服務需付出更高的成本。

今天在自經區的討論中,常會被提出的一點是自經區會消滅台灣的農業,但是我必須反駁這是不可能的,當今天市場上充斥著中國農產品時,一定會有人依舊想吃台灣農產品。也許是因為品質,也許是因為民族情感,也許是因為對中國農產品的不信任,總之你會願意付出更多時間更多金錢去尋找台灣的農產品,進而保護了台灣的農業。甚至說不定因為中國農產品進口,結果台灣人民族情感大爆發,瘋狂追尋MIT的產品,使得台灣農業大躍進也不一定呢!

那麼為什麼自經區不會消滅台灣農業,我還是反對自經區對中國開放農業?當然是因為我不想要付出更高的成本去取得台灣農產品啊!是的,我就是在保護我的既得利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