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9日

也來談談值星官

回應此文:
來談談「值星官」文化:為什麼臺灣的學生營隊裡存在這種軍人威權角色?


值星官文化該文對於值星官的起源觀察並沒有錯,台灣的營隊就是從救國團所延伸出來的,如果對於社服隊歷史熟悉的話,你會發覺社服的源起和作者所說的都是密絲入扣的。而且後來國服營隊都沒有值星官,印象中這個倡議者好像就是我。我想做的只是幫值星官平反幾件事情。
 
在現在的營隊中,值星官的威權成分已經越來越稀薄了,也許多少接下來的發言有些以偏概全的成分,但我一直認為,會去參與服務性營隊的人,大概是這個社會上思想比較進步的一群人。也因此在這些人的主導下,值星官身上的威權自然也越來越弱。對很多小朋友來說,值星官就是個酷酷帥帥的大哥哥(題外話:我也當過值星官喔),然後在活動與活動之間出來串場,還有帶大家前往下個目的地。

那麼在幹部群中,值星官的工作又是什麼?器材組場佈來不及,值星幫忙扛器材,生活組帳篷架不起來,值星幫忙架,有外人來搗亂,值星要出面處理,前後活動有人出槌銜接不上,中間值星官就得想辦法撐場,值星就是個萬用的機動人力,在主控分身乏術的時候,出面幫主控處理亂七八糟的小問題,讓主控可以面對其他的問題。

從值星官的工作內容來看,其實大家很容易就可以想出一堆職位來替代他,那麼為什麼值星還會存在營隊中呢?首先當然是因為值星很好用,當你面對一群暴走的小朋友時,有個扮黑臉的值星官出來吼兩句比什麼都管用(但是現在不行了),另外值星官在一群隊輔中是很顯眼的存在,首先就是他帶墨鏡,背值星,看起來就是個酷酷帥帥的大哥哥(題外話:我也當過值星官喔),而其他隊輔都是穿著千篇一律的隊服,值星官自然顯眼。第三,延續傳統的力量是很大的,即使這個傳統只剩下一個名字,還有一個無聊的破功活動。

最後回應一下那篇國外營隊那一篇吧!台灣也有類似的營隊,叫做聯誼,有人在聯誼活動中看過值星官嗎?拿那篇來攻擊台灣的營隊,簡直就是張飛戰岳飛。所有的營隊都是為了某個目的而存在的,那麼你要達成這個目的,你會需要一個接一個的活動,那麼在活動與活動之間就會需要串場連接,不管這個銜接的角色叫做值星、紀律、總召、主控、主持人,通通只是一個名詞,威不威權,是看營隊主辦人的思維,而不是這個角色。想法不改,不管值星官改叫什麼名字都還是個威權角色,想法改了,值星就只是個酷酷帥帥的大哥哥啊!(題外話:我也當過值星官喔!)

沒有留言: